• <dd id="vt5an"><center id="vt5an"></center></dd>
    <span id="vt5an"></span>
    <nav id="vt5an"><optgroup id="vt5an"><table id="vt5an"></table></optgroup></nav>

    <dd id="vt5an"></dd>
    <button id="vt5an"></button>
    <th id="vt5an"></th>

    三年日本打工是他創業的起步

    文章來源:出國之窗編輯:johann時間:2011-10-28瀏覽次數:

    11年前趙純革從洛陽中信重型機械公司下崗,妻子收入不高。后來趙純革無意中見到了洛陽某出國勞務公司的招工信息,通過一系列手續后他簽訂了去日本的出國勞務合同,一簽就是3年。2004年,他揣著在日本打工三年積攢下來的630萬日元(當時相當于人民幣50萬元)回國,創辦了自己的公司。

    ●忍著惡心吃生魚片

    鄭州是趙純革和5位工友的第一站,第二站是上海。當飛機從上海起飛后,趙純革看著地面上越來越小的房子,心里暗下決心:一定要賺一筆錢回國,給妻兒一個富足的家。近3個小時后,飛機降落在名古屋。趙純革現在還記得在名古屋港口看到的木材,那些木材都是從中國進口的,因為日本人從來不砍自己的大樹。看到那種場景,他心里很傷感。隨后,他和工友們被安排坐火車到了靜岡縣。工作單位為富士市(市為縣的下級行政單位)駿河株式會社,該企業主要生產汽車模具。

    3人住一間宿舍,里面有廚房、冰箱、衛生間、空調、電視、熱水,還有當時國內沒有的微波爐。“他們的電飯鍋真漂亮,看起來像工藝品。”趙純革回憶,起初大家都是贊美的表情,羨慕日本條件好,之后又感覺不平:啥時候我們才能比他們好呢?

    會社的領導(相當于辦公室主任)崛內請他們6個吃了到日本后的第一頓飯,吃的是日本料理。回宿舍后他們相互問對方吃得怎么樣,大家都說,日本飯真難吃,生魚片的味兒嗆得人想吐。“后來吃多了才慢慢喜歡上生魚片的味道。”

    ●在異國看到漢字非常親

    “日本人特別較真。”趙純革說,大概是到日本半年后的一天,他接到了做汽車門模具的任務。車門模具分上下兩部分,他花了差不多4個小時將上部分做好,讓負責質檢的永田過目,得到了他的認可。趙純革滿懷信心地接著做模具的下部分,花了3個多小時,質檢也過關了。當他將上下兩部分模具對接在一起后,永田蹲下來仔細看對接處時,眉頭皺了,嚴肅地說,“有縫隙,得重新做。”趙純革解釋,只有0.1毫米的縫隙,能用就行了。永田聽到他的話,非常生氣,“不行,縫隙雖然只有0.1毫米,但這種模具做出來的車門會漏風,降低車速。能用是不錯,但是好用才是最重要的,今天必須加班重做。”當時已經是下午4時多了,要是平時,下午5時就可以下班了。趙純革只好回到車間重新做模具,永田也跟著去了,在旁邊給趙純革指點,兩人都沒吃晚飯。當模具做成通過檢驗,時間已近凌晨。

    每周可以休息兩天,但為了多賺點錢,趙純革周六都加班,周日才出去轉轉。他周日一般都花3個小時坐火車到東京,下車后多半直奔中國人開的食品店,買上中國酒、芝麻醬、豆腐乳等中國調料。“這些東西在靜岡縣沒有賣的。”趙純革說。他每次去東京都會從中國食品店里拿過期的報紙。有《華人報》、《知音報》等,上面是漢字,說的全是中國和在日華人的事。

    趙純革拿上報紙后,會買一大堆吃的,走到公園的草坪上,坐下來邊吃東西邊看報紙。看完的報紙他會仔細地疊好,帶回去給工友們看。當趙純革晚上從東京回到靜岡后,他會成為眾工友的關注中心,“在異國看到漢字,你會覺得特親。”趙純革對記者這樣說。

    ●產品為國家節省資金兩百多萬

    “回國前半年我就沒心工作了,只要有空就出去轉悠,給家人朋友買東西。”2004年,趙純革帶著3年打工得來的630萬日元回國了,第一件事就是買設備,租廠房。他開了一家重型機械公司,花去了他全部的積蓄。公司雖然規模不大,但是一直源源不斷地接到單子,還促成了一些大企業的下崗職工再就業。幾年前,他接到了一件有紀念意義的單子,給三峽水利樞紐工程二號航閘做“蘑菇頭(零件別名)”,這個零件加工難度大,光潔度要求高。但趙純革做出來了,而且各項技術指標均超過了從德國進口的一號航閘的“蘑菇頭”。從德國進口的“蘑菇頭”每件需要77萬元,而趙純革做的“蘑菇頭”僅為進口價的四分之一。

    “雖然企業規模不大,但公司為國家節省了二百多萬元。如沒有在日本打工的這3年,我不可能有這樣的成績。”趙純革自豪地說。

    將本文分享到: 更多
    如果你對移民頻道有任何意見或建議,請到交流平臺反饋。【反饋建議】
    奇米播放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