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d id="vt5an"><center id="vt5an"></center></dd>
    <span id="vt5an"></span>
    <nav id="vt5an"><optgroup id="vt5an"><table id="vt5an"></table></optgroup></nav>

    <dd id="vt5an"></dd>
    <button id="vt5an"></button>
    <th id="vt5an"></th>

    利比亞打工:戰火中安全回國是最大愿望

    文章來源:出國之窗編輯:johann時間:2011-11-01瀏覽次數:

    今年35歲的田少甫是洛陽市伊川縣人,為了改變家里的經濟狀況,他萌生了出國打工的念頭。剛開始想去新加坡,等他趕到某國際出國勞務公司時,去新加坡打工的名額已滿。他轉身看見墻上貼著利比亞招工人的簡章,就決定去利比亞打工。2009年4月,他登上飛機開始了他的利比亞打工之旅。

    利比亞男人可娶多位妻子

    當飛機在利比亞的黎波里(利比亞首都)上空時,田少甫從機艙窗口向下望,下面金黃一片,都是沙漠,看著很荒涼。“我當時是聽天由命,這么一個荒涼的國家,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等著我。”田少甫回憶當時的心境。最后,飛機在班加西降落了。他本來是想做一名抹灰工,但中介方給他介紹在一中國工程項目部當保安。

    田少甫去之前學了幾句簡單的阿拉伯語(利比亞官方語言為阿拉伯語),但要跟利比亞人交流卻很困難。雖然如此,愛說愛笑的田少甫還是很快有了利比亞朋友。他最好的朋友阿甘是項目部的司機,兩人經常一起出去喝咖啡,或者吃土耳其烤肉。

    有一天,田少甫坐著阿甘的車上街,辦完事之后,阿甘拉住他的手,用力地搖了搖,指著他家的方向,用手做著拿杯子飲水的動作。“我當時就明白了,他是叫我去他家里喝咖啡。”田少甫解釋,利比亞人信仰伊斯蘭教,教徒是不允許喝酒的。

    當到了阿甘家里,兩個年輕女人帶著4個小孩出來迎接田少甫。看著兩個女人,田少甫不知道怎么打招呼。正尷尬間,阿甘走到一個年紀稍大的女人面前,擁抱她后,對田少甫豎起大拇指,又擁抱了旁邊那個女人,豎起了食指。田少甫明白,阿甘的意思是,這是他大小兩位妻子。隨后,阿甘又介紹他的4位孩子。介紹完畢后,兩女人領著各自孩子回到各自的房間。田少甫指了指自己,豎起一個指頭,意為在中國只能娶一個妻子。阿甘明白他的意思后,驚奇地睜大了眼睛。

    一個淡水缺乏的國家

    利比亞地處北非,北臨地中海,淡水資源很少,有沙漠王國、干旱之國的別稱。在班加西有句諺語,家里富不富,看門前有沒有樹。因為富裕的人有足夠的淡水,可以供生活所需,還能給門前的樹澆水,而窮人連吃水可能都成問題。

    利比亞人雖不是很富裕,但是絕少有偷盜行為,因為伊斯蘭教對偷盜行為處罰很嚴厲,但常有利比亞人到中國項目部“蹭水”。有次田少甫正在水龍頭邊站著,一名二十多歲的利比亞男子開著一輛藍色的北京現代,將車停在水管邊。他下車后,拉住田少甫,指指水管后指指車,還做出噴射的動作,意思要水洗車。田少甫搖搖頭用阿拉伯語說不行,男子不理會他,跑過去打開水龍頭,回來就拿著水管往車上噴。田少甫打開電警棍,電警棍發出刺耳的警報聲。男子被警報聲嚇得水管從手里滑了下來,反應過來后,他猛地拉開車門,鉆進車里,一溜煙將車開跑了。“那個男的可能嚇住了,等我關好水龍頭,他早跑得沒影兒了。”田少甫笑著說。

    地中海是利比亞人生活中的寶,在夏天時,他們常以家為單位,在海灘上扎上帳篷,炎熱時跳進海里泡著,涼爽了就上岸,躺在帳篷里。孩子們將汽車的廢輪胎扔進海里,然后伏在上面,隨水漂著。“海灘上的沙很細,特別干凈,海水藍得像天空”。

    局勢不穩中的安全撤離

    但平靜休閑的生活沒持續多久,2011年2月,項目部規定,所有工人不能隨意上街。田少甫晚間巡邏時,常聽見槍炮聲,漆黑的夜空不時被槍炮“點亮”,“就像一下子多了很多星星”。

    因為局勢不穩,項目部用建筑垃圾將大門堵住,田少甫帶著一幫保安,在高樓處警惕地注視著周圍環境。“后來我們項目部還是被洗劫了。”田少甫說,有群不明身份的利比亞人沖進他們的宿舍區,搶東西,最后還放了把火,很多工友的衣物、被褥、金錢被燒得一干二凈。田少甫的宿舍沒有被燒,但是所有的美金、第納爾(利比亞貨幣名)、手表等都被搶走了。

    2月25日,田少甫的項目部接到了撤離的通知,由中國駐希臘大使館組織。那天,“奧運冠軍號”客輪停在班加西的港口,數千名中國公民在港口處集聚,等待登船,每人手上貼著一張紙片,上面有護照編號。多數人都拖著非常大的行李箱,登船的變道口由兩名希臘人守著,他們查看登船者手腕上的紙片,再跟護照核對,準確無誤后才可以通過。有很多利比亞人站在岸邊看中國人登船,船將開往利比亞對面的希臘,那里沒有槍炮聲,也沒有鮮血和死亡。

    當所有中國人登上“奧運冠軍號”后,一名工作人員做了簡單的講話。“他說,同胞們,當你們登上‘奧運冠軍號',你們就踏上了安全之地。工作人員說完,很多人邊哭邊相互擁抱。我那時很平靜,但是覺得做中國人真幸運。”

    將本文分享到: 更多
    如果你對移民頻道有任何意見或建議,請到交流平臺反饋。【反饋建議】
    奇米播放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