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d id="vt5an"><center id="vt5an"></center></dd>
    <span id="vt5an"></span>
    <nav id="vt5an"><optgroup id="vt5an"><table id="vt5an"></table></optgroup></nav>

    <dd id="vt5an"></dd>
    <button id="vt5an"></button>
    <th id="vt5an"></th>

    赴日打工研修生逃跑 擔保人賠償7萬

    文章來源:出國之窗編輯:johann時間:2011-11-18瀏覽次數:

    隨著人們眼界的開闊,外出務工人員打工地點已從國內大城市,擴展到了國外。由于日照與日本比較近,到日本打工的日照人越來越多。這些被稱之為“中國研修生”的出國勞務人員增多,也帶來了一些勞務派遣過程中的糾紛。近日,日照市的張某在去日本打工過程中,因為不辭而別構成違約,張某的擔保人支付派遣單位違約金7萬元。

    2005年4月14日,日照某勞務派遣公司與張某簽訂勞務派遣合同。合同規定,勞務派遣公司外派張某為赴日研修生,到日本指定的研修會社從事建筑工研修任務;勞務派遣公司協助張某辦理出國手續、日語培訓教育、衛生體檢檢疫等手續,并且第一年研修結束后可以轉入下一年研修。

    張某找來岳某某與張某某作為他的擔保人,二人對張某的違約承擔連帶責任,如張某滯留未歸或拒絕支付違約金,擔保人將承擔連帶責任。合同特別約定在日本研修期間如外派人員逃離研修會社、非法打工、跳槽、逃跑或非法滯留等事實發生后,張某向勞務派遣公司交納違約金20萬元人民幣。該合同簽訂后,勞務派遣公司按照合同約定為張某辦理了外派研修手續,張某也到了日本研修會社從事建筑工研修任務。

    2007年4月6日,日方相關機構認定研修生張某于2005年4月20日進入日本國,2007年3月19日外出后再未返回研修會社。勞務派遣公司向兩擔保人主張承擔違約金后,張某某和岳某某向勞務派遣公司支付了70000元。勞務派遣公司追索剩余違約金未果后,一紙訴狀將兩擔保人告上法庭,要求兩擔保人張某某、岳某某按照合同約定全額給付違約金人民幣20萬元。而張某某及岳某某則認為,雙方簽訂的合同因內容違法而無效,且本案中違約金過高,并且也不符合規定,兩擔保人已經為此支付了70000元違約金,足以彌補勞務派遣公司的損失。

    近日,東港區人民法院審委會認為,本案勞務派遣公司與張某及張某某、岳某某約定的違約金不以勞務派遣公司的損失數額為依據,而是對張某違約的一種懲罰,屬于懲罰性違約金的范疇。張某在外派期間逃走,構成違約,應當支付勞務派遣公司違約金,張某某、岳某某作為擔保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。

    而考慮本案的合同標的額,即外派人員張某的履約三年的可得收益(預期利益)為288萬日元,折算成人民幣大約為230000元。張某辛苦三年工作僅掙230000元,因違約就要幾乎把所有可得收入賠償掉,違約金數額顯然過高。結合張某及其擔保人的經濟狀況和負擔能力,應當適當予以降低。兩擔保人已經支付70000元違約金,為張某可得收益(預期利益)的30%左右,大致在合理范圍之內,予以認可。對于勞務派遣公司主張的其他違約金支付請求,應當駁回。最終經法院調解,兩擔保人賠償勞務派遣公司70000元損失。

    將本文分享到: 更多
    如果你對移民頻道有任何意見或建議,請到交流平臺反饋。【反饋建議】
    奇米播放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