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d id="vt5an"><center id="vt5an"></center></dd>
    <span id="vt5an"></span>
    <nav id="vt5an"><optgroup id="vt5an"><table id="vt5an"></table></optgroup></nav>

    <dd id="vt5an"></dd>
    <button id="vt5an"></button>
    <th id="vt5an"></th>

    加拿大首位華裔女部長 出身香港貧農家

    文章來源:出國之窗編輯:青青時間:2013-11-27瀏覽次數:

    加拿大首位華裔女部長黃陳小萍出生于香港新界貧困農家,從小家中一貧如洗,必須自食其力,以獎學金加上打工完成學業;當有了一份師范學院的教職鐵飯碗,32歲時卻毅然放下一切,與面臨失明、已移民加拿大多年的男友結婚;為了一圓年輕時無法完成的大學夢,一到加拿大就申請入讀卑詩大學,45歲時拿到卑詩大學博士學位;2008年,歷經兩次敗選,前后抗戰八年,她終于反敗為勝,攻頂國會,成為政治「菜鳥」,那年她正好60歲。

    從新界農村走到加拿大國會,她花了一甲子。這位祖母級的國會菜鳥沒有成為迷失在政治森林的小白兔,總理哈珀委任她為聯邦多元文化秘書,她總是以便給的口才、清晰的思路,笑容滿面、神采飛揚地穿梭于全國不同族裔的社團活動。2012年,黃陳小萍再度高票連任,讓哈珀無法忽略這位超人氣國會議員,于是讓她更上一層樓,委任為聯邦長者事務國務部長,黃陳小萍當時64歲,終于拿下「加拿大首位華裔女部長」的桂冠。

    桂冠,代表著以過人的功績獲得榮耀;桂冠,也象徵著因勝利贏來了尊敬。「以功績獲得榮耀,讓勝利贏來尊敬」,對于小時一貧如洗,一生習慣以多于別人雙倍的勤奮好讓日子順利的她,有一種特殊的況味。

    這個況味一路伴隨她從新界到溫哥華,再從溫哥華到渥太華。一路有風有雨,她說:「我從不畏懼。」有時顛躓難行,她說:「我吞不下那口氣。」更不時在轉角處遇見挫敗,她會昂首說:「走著瞧,我要用功績(merit)贏回尊敬。」黃陳小萍手無寸鐵、個頭不高,卻以無畏無懼的勇氣奮力攀峰,堪稱移民典范、政壇傳奇。

    ◆憑功績獲尊敬我會贏

    問:如何從貧困的農村走出來,奠定人生的基石?

    答:我生長在新界的農村,爸爸有一個小農場,養鴨子、賣鴨苗,很多時候過生活很不簡單。但是很喜歡念書,也能念,功課很好。

    小學有貧童助學金,上學免學費;到了中學,雖然成績好,有獎學金,但是只能付學費,不夠買書,要自己賺錢。所以15歲開始當家教,初中教小學、高中教初中、師范時教高中。

    曾經差點念不了書。初中畢業,考上英語中學,成績是全香港前150名以內,拿到全額學費獎學金,但是英文中學買課本很貴的,家里沒錢買,考慮不讓我念了。

    我的老師知道了,來和爸爸談,她說,妳的女兒功課頂尖,這么好,課本大家一起想辦法。所以中學時期,每次開學前,和爸爸到處跑,買舊書,買不到就借的。

    中學功課還是很好,可以念大學預科,但是這次家里真的不讓我念了,讓我幫忙經濟,因為妹妹念中學了,弟弟也開始念書。我決定去考師范,可是師范要滿17歲才能報考,當時只有16歲多,就先去私立中學教英文,一年后考上師范。

    師范以第一名畢業,因為成績優異,分發到公立中學教書。我很感謝我的小學老師,后來也做了好老師,也因為教書表現好,拿到British Council僅有的兩個全額獎學金,到英國里茲大學念專門培訓英文老師的文憑(diploma),拿到文憑后,回到師范當英文老師。

    我覺得教育很重要,扶貧最重要的就是教育。不是我不能念大學,是家里要我出來做事幫助弟妹念書,可是我一直沒有放棄,到了加拿大第一件事就是到UBC(卑詩大學)申請念大學,因為成績好,學校讓我從大三開始念,白天念書,晚上去溫哥華社區學院教書,周末再到先生家里開的餐廳工作。大學念完,又繼續念碩士和博士。

    有人說我是工作狂,可是好像也不是,從小就這樣,因為我習慣了。

    問:作為移民,甚么原因促使您放下安定的工作,在年過50參選,且跳過地方選舉,直沖國會?

    答:移民初期也遇到一些事情,例如開車超速,我請警察開我罰單,警察卻回答我:「去找妳的老大哥來。」也有一次,路上開車時被人攔下來,看我是亞裔婦女,很兇的罵我。我在香港的經歷,也有許多不被承認,還好里茲大學的文憑是英國系統,靠著那張文憑我才能去社區大學教書。

    這些事情發生的當時,心想:「讓我們走著瞧,我會贏。」也決定要幫助新移民婦女,尤其那些英文不好的,所以我又抽空去中僑、中華文化中心和卑詩移民服務中心當義工。

    多年后發現只是在華裔社區這樣不夠,必須走出去。當我拿到卑詩大學博士學位后,成立了跨族裔的卑詩女企業家協會,希望能幫助移民婦女打進主流社會。

    我也受林思齊影響很大,當時他是卑詩省省督,雖然不是民選的,但是在政治上有很大的影響力,他鼓勵我們華裔要從不同的領域走出來進入主流,他強調我們是主流的一部分,我們服務所有的族裔不只是華裔,我們的目標是服務全國。

    他給我很大的啟示,我已在社區做了很多事情,但是發現很多事情是渥太華在做決定,所以我沒有經過市和省,直接參選聯邦議員。

    問:童年和青少年時期與貧窮奮戰、新移民適應環境,然后是兩次敗選,什么力量支持您屢敗屢戰,讓人生逆轉勝?

    答:2000年在溫哥華威士京選區代表加拿大聯盟(聯邦保守黨前身),以新人首次參選,后來3000票落選;之后因為工作關系搬到列治文,2004年又代表列治文,畢竟在列治文知名度還是低,也輸了3000多票。2006年考慮提前退休了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朋友問我要不要考慮再出來參選,2007年加拿大聯盟與保守黨合并,我就決定參選,通過八個月的提名,代表保守黨2008年參選國會議員,這次以超過8000票反敗為勝。

    我不是一個有錢人,或是大企業,八年之間,從輸3000多票到贏8000多票,有了一個大躍進,有很多華裔和非華裔的人幫我,有的從2000年一路支持我,因為認為我是一個信得過的人,是一個透明的人,You get what you see,不會說謊,不會藏事情,不會包裝,很真誠,能做到就說好。即使到現在,我的服務處的態度仍然是能做的我就幫,我做不到的就告訴你可以找什么渠道。

    問:您有害怕過,或是經歷挫折嗎?

    我的人生到現在都很奇妙,從來沒有害怕過,小時候因為家里窮,童年太辛苦了,也認為沒有任何事情是當然的,要好好看重生命所擁有的,包括人家對你的支持和尊重。

    對于挫折,或是不受尊重,那口氣會很難嚥下,但也激發我「會以光榮的功績(merit)贏得所有的尊敬」的想法和力量。我常常說:「面子是人家給的,里子是自己雕的,要正正經經,贏得別人的尊敬」,還是有一點讀書人的傲骨。

    問:您是32歲才來加拿大的第一代移民,在60歲那年成為加拿大首位華裔女部長,您希望為社會留下甚么資產?

    答:我不敢說我可以留下甚么「資產」,但是,我希望以我的經驗鼓舞、啟發所有女性,因為現在還是不夠,加拿大目前超過50%的人口是女性,但女性參政的不多,華裔婦女更不多,希望我能做為一個啟動,鼓勵更多的女性。

    將本文分享到: 更多
    如果你對移民頻道有任何意見或建議,請到交流平臺反饋。【反饋建議】
    奇米播放器